<listing id="xhjnz"></listing>

      <address id="xhjnz"><address id="xhjnz"><listing id="xhjnz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xhjnz"><listing id="xhjnz"><meter id="xhjnz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xhjnz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xhjnz"><dfn id="xhjnz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甘肅旅游網歡迎您!

      甘肅省文化和旅游廳官網

      走進戈壁灘上“暮光之城”,已是春風又度玉門關

      2019-12-02 15:52 By: 甘肅旅游網


      “房價又漲了一百多”,在老街上經營水果生意的劉大嫂有個打算,“趁著這兩年房價便宜,再買一套做投資。”

      祖籍山東的劉大嫂,是土生土長的玉門人,從她當石油工人的父親那代起,家就安在了玉門老市區。

      “早幾年心惶惶的,那么大一棟樓就住了我們一家”,劉大嫂說的是10幾年前的那次“大遷移”,因石油資源枯竭,市政府和十余萬居民相繼外遷新市區。

      “熬了幾年,慢慢發現生活也沒有變得更壞”,劉大嫂招呼完客人,又笑著說,“這兩年外地游客來得多了,原先搬出去的又開始有人搬回來。”

      玉門老市區,曾作為中國第一個油田——玉門油田的工作、生活核心區而繁盛。

      十幾年前,隨著出油量的銳減,玉門油田被列入國家第二批資源枯竭城市名單。2003年,玉門市政府駐地從老市區遷往新市區。

      自此,外界流言四起,有人說老市區已變作“鬼城”,并以“玉門老城區淪為空城”、“玉門老城區人走樓空成鬼城”為題,將一座曾經充滿活力的城市,描述成蕭索、破敗、死氣沉沉的暮光之城。

      這是資源型城市前行之路必然要經歷的陣痛。但玉門人并未因此而沉淪。

      “我們并未忘記老城,每年都有固定的經費投入到老城的建設與改造”,玉門市文體旅游局副局長高正升坦言,“老市區的確進行了收縮,將原先相對偏遠的人口集中到核心區居住,對生活設施進行集約化利用。”

      但相對于輝煌時期,居住在老城的居民也直言,“馬路修的比原先還要寬闊整潔”,生活還在繼續,“原來怎樣現在還是怎樣。”

      老街,集中了老市區多數的商業、娛樂設施。到了下班時間,來往的人絡繹不絕,買水果和生活用品的人們,在攤位前挑揀、還價。

      玉門人愛吃的“羊撥拉”店,生意同樣火爆,穿著紅色、藍色“石油服”的工人們,就著溫熱的黃酒,圍著大鍋臺大快朵頤。

      人們高聲談論著家長里短,交流著發生在身邊或者外界的各類新聞。

      “大遷移”后慘淡經營的兩家“公家”賓館,這兩年快住不下客人了,有人重新裝修了封存多年的酒店,又重新營業了。

      許久無人問津的戈壁奇石,又有外地人專門開車過來收購,聽說有一塊石頭賣了一萬多塊錢。

      有個著名編劇在這里溜達好幾天了,應該是來尋找靈感的,是不是又有劇組打算來這里拍電影了?

      ……

      入夜,街心公園有人在跳廣場舞,在戈壁灘上的這座城市,勁爆的音樂持續到九點以后。

      石油公園的燈光,映照著雪地里的風景,鐵人王進喜的雕像,堅毅地注視著這片土地,人們在這里“暴走”,或是欣賞夜光下稍顯奇幻的風景。

      馬路兩側的行道樹,掛滿喜慶的燈籠,一直延續到解放門前。與所有的城市一樣,入夜后的街道兩側,泊滿了私家車。

      居住區外的煉化廠,高聳的煙囪,噴出白色的煙柱,這里不眠不休。

      城外的戈壁灘,油井還在出油,一座座采油機佇立在遼闊的漠野,像一位訥言的老農,揮舞著鋤頭。

      在老君廟一號油井遺址,遇見一群前來夜間拍攝的游客,他們來自北京,是來鐵人干部學院參加學習的。

      “我覺得這是一座值得回味的城市”,對于老城的印象,作為一名攝影發燒友,這群游客里的“蘭姐”,說話很有詩意,“保留了那個熱火朝天的年代該有的元素。”

      老城因為“老”而保留了許多原汁原味的東西。眾多建于上世紀50年代的老建筑,比如蘇聯專家樓、市委原辦公樓等,給許多創作者帶來了靈感。

      第一代石油工人住過的西河壩窯洞遺址,以及有著壯觀氣魄的石油河大峽谷、始建于清朝同治年間的老君廟,中國第一口油井——老一井等工業遺址、遺跡,都成為了人們緬懷那個年代不可多得的珍貴記憶。

      隨著《未擇之路》、《共和國血脈》等一批影視作品,先后前來拍攝取景,并在全國平臺播出,老市區正在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,成為以紅色、石油、年代為主題的影視拍攝基地。

      正如那首歌里唱的那樣,“越來越好,活得有奔頭人會步步高。”

      經歷了“遷城”之痛的玉門老市區,就像生長在粗糲砂石構成的戈壁灘上的植株一樣,頑強地與天地進行著斗爭,不屈服于命運,也不沉淪于外界的流言蜚語。

      在風沙與淚水中砥礪前行,老城曾經承載了一個民族崛起的希望,流年似水,卻不曾老去。

      看過老城的往昔今夕,才能體會,這座城市為何會出現王進喜這樣的“鐵人”。

      因為,“鐵人”并未走遠,生于斯長于斯的人們,都是“鐵人”,都是“鐵人精神”守護下,永不言敗的玉門人。

      作者:樂途旅游網專欄作者  應志剛


      暖暖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最新